bitcoin client


后续,在美联储 政策转向的判断上,我们建议 关注三大因素:疫苗、就业和通胀。


  关于疫苗,我们在报告《 美国离“ 群体免疫”还有多远?》中指出,按美国当前疫苗接种能力与潜力,美国在 2021年8-9月或能实现“群体免疫”,而7月就有可能“恢复常态”。


  关于就业,美联储对2021年 失业率预测的 中位数 值为4.5%,美国2月失业率为6.2%,需要关注未来失业率下降的速度、以及与4.5%的差距。


  关于通胀,美联储对2021年的PCE同比预测的中位数值为2.4%,我们据此估算,预计3月PCE同比或达2%,4-5月PCE同比或至全年高点的2.7%以上(图表1)。


  这样看,如果PCE同比短期 走高(3%以内),则短期通胀偏高的现象,或仍处于美联储的“忍受”范围内。


  但假如通胀率过快走高(如3月就达2.5%以上)或上升过高(如3%以上),美联储“出手”抑制通胀的概率会加大,而 市场对政策转向的怀疑与恐惧亦会加剧,风险资产容易经历较明显的波动与 调整


    近一周,美联储的表态整体仍然偏鸽,特别是提到拟针对SLR政策进行调整、计划提前取消银行的股息和股票回购限制等,一定程度上为市场提供了新的乐观预期,后续进展值得关注。


    3月23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参加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听证会,重点信息包括:1)美国经济复苏的进展比市场预期的要快,而且这一势头似乎正在加强,但距离完成还很遥远。


  因此,只要美国经济需要,美联储将继续为经济提供支持。


  2)承认美国有通胀上行压力,但否认1.9万亿美元的大规模 经济刺激会产生不受欢迎的通胀问题,重申联储有工具应对。


  3)美联储将“明显提前”就可能的缩减债券购买力度进行沟通,联储已经学会沟通,并在加息得到保障时缓慢地行动。


  4)美联储将在补充杠杆率(SLR)问题上保持透明度,将“相对迅速地”针对SLR政策调整征求意见。


   马修· 麦克 伦南:我认为 1999年的市场更极端。


  当时很多概念股甚至都没有公司实体,有些股票的交易价格是公司预计收入的25倍。


  而当下的互联网公司都是有实体、且能产生现金流的。


  今天更让人 担心 的是更极端的 政府政策


  人们之所以还认为市场健康, 很可能是由于大规模财政赤字的补贴作用。


  和1999年相比,当前市场的政府干预更多,毕竟本次经济刺激的规模是很多人前所未见的。


  马修·麦克伦南:十多年来,我们一直将黄金作为潜在的对冲手段。


  在这段期间,我们所担心的宏观经济失衡现象不断加剧。


   智通财经APP 获悉,周一,美联储理事夸 尔斯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高通胀很 可能是暂时的,我们的问题是高通胀持续的时间是否足以影响 通胀预期


   如果我们看到通胀预期开始改变,美联储行动的事实将有助于 锚定预期。


  ”  他同时称:“我们可能是错的,但我们有应对的工具,所以正确的风险管理方法就是我们现在的做法。


  ”  夸尔斯表示,美国经济离实现 充分就业还有很远的路,未来 美联储缩表将带来好处。


  他还称,金融体系面临的风险较为温和,压力测试显示出银行系统非常具有韧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