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xity cours


道氏1884年创建了第一个股票指数,它是今天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的前身。


  道氏是技术分析的创始者,一生中仅在《华尔街日报》上发表了大量 股票评论文章,并未撰写有关其 理论的书。


  1922年,道氏的助手和继承人汉密尔顿总结了 陶氏的理论,并 出版了《股票市场晴雨表》。


  我们目前正在看的 这本书《陶氏理论》是罗伯特·瑞亚(RobertRhea)于1932年出版的对道氏理论的进一步提炼。


  1, 平均价格涵盖了所有因素的消化。


  2,市场有三大 趋势:一手趋势,二手趋势,瞬态趋势。


  3,主要趋势可分为三个阶段。


  4,各种平均价格必须互相 核实


  5,交易量必须核实趋势。


  只有在最终的反转信号发生之后,我们才能判断已建立的趋势已经结束。


  伍戈表示,谈 货币政策的话可以看两个维度: 一个是量,一个是价。


    从“量”上来讲,其实从去年下半年开始, 信贷的很多同比增速已经在 收敛了,与此同时,社融也在收敛,社融不仅仅 代表货币政策,也代表财政政策,因为其中包括了很多政府债。


  另外,货币数量收敛的趋势也是在进行之中。


    从“价”上来讲,其实这也是市场上最有争议的一块,从信贷端的 利率来讲,他表示,信贷利率(房贷利率)不完全由当期的因素决定。


  按照以往经验, 银行间的市场利率往往会领先信贷市场利率大概一、两个季度,甚至更长时间。


  在去年3、4月份之后,银行间利率出现了系统性抬升,所以他认为今年信贷端的利率会趋势性向上。


    另外,在银行间的利率上,他的判断是:二季度短期利率易上难下, 长端利率下半年往上的动能会稍微弱一点。


  他进一步解释道:长端利率是跟着名义GDP的演绎而演绎的,上半年名义GDP总体比较强大,但是他对下半年名义GDP是否会高于上半年持怀疑态度。


    中银证券(17.720,-0.44,-2.42%)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 政策性利率会不会变动, 关键是看通胀和就业情况  管涛表示,从货币政策工具来讲,央行并没有排除不使用总量工具,总量工具的使用肯定要视情况,到底是扩大基础货币的投放,还是降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扩大货币乘数,要看市场流动性的状况。


    他认为,现在比较确定的就是央行肯定会继续使用去年创新的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现在面临的问题,全球范围内都存在“K型”的复苏,受到疫情的影响是不平衡的和非对称的,这种情况下货币政策要发挥一定的作用。


    至于政策性的利率会不会动?他认为关键是看通胀和就业的情况。


  从前两个月的数据来看,新增就业达到148万,比去年有所改善,但是比2018年、2019年同期水平要低,从就业优先来看,相关政策的支持还是需要持续一段时间。


    另外,他认为,通胀确实存在比较大的不确定性,如果CPI没有出现明显的上行的话,政策性利率可能不会有太大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