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 asos a buy


美股的走势与 美国上市公司的业绩走势 高度相关。


  美股之所以走出牛市格局,与美股上市公司业绩长期看好密切相关。


  其次,假设 10Y美国 国债收益率是美股的无风险收益率。


  我们仍然通过计算相关系数来考察美股 动态PE与10Y美国国债收益率之间的关系。


  数据显示,道琼斯动态PE与10Y 美债相关性为-24.5%,纳斯达克动态PE与10Y美债的相关性为-20%,但近十年来二者的相关性已经上升到-40%左右。


   我们可以认为,美股的PE与 无风险 利率之间的相关性非常弱。


  虽然美股估值与无风险利率之间的负相关性在不断增强,但仍是一种弱相关性。


  相反,它与美股的市场风险偏好有很强的相关性。


  Sheffield说,OPEC和俄罗斯对我们 增长过快感到不安, 如果我们再次开始增长过多,我们会遭遇又一次 价格战


  美国能源 信息管理局预计,2022年美国石油 产量每天平均1190万桶,比当前季度的平均水平 增加大约 100万桶,增幅9%。


  Sheffield“完全不认同”该预测,称生产商现在已经 明白其中利害,将会坚持资本纪律;他说:“如果明年我们产量再增加每天100万桶, 在我看来,到2023年会出现又一场价格战。


  ”圣路易斯ConfluenceInvestmentManagement执行副总裁BillO’Grady说:“在任何市场中,总是存在看跌因素,但是现在我们已经突破了并到了 上行通道,这可能意味着我们会重新试探历史高点。


  如果 加拿大银行选择对劳动力市场采取谨慎态度,加元可能会面临一些短期压力。


  不过 高盛上周 下调了对美元兑加元未来 3个月6个月和12个月的预测,分别从此前的1.21、1.20和1.20下调至1.19、1.17和1.15。


  高盛(GoldmanSachs)经济学家 潘德尔(ZachPandl)表示:“随着经济需求复苏速度快于供应,油价进一步上涨,应会继续为加元提供关键支撑。


  ”此外,潘德尔表示,加拿大的 出口,尤其面向 美国经济中对利率敏感的部分,这些部分应该会继续扩张。


  加元升值或影响出口收入,但目前多头无需太过担忧:由于美国摆脱了对新冠肺炎的限制,而发病率不断下降,疫苗接种数量不断增加,美国经济正在快速增长。


  但推动经济反弹的额外动力似乎是美联储和拜登提供的非常规刺激措施。


  潘德尔同时指出,加拿大的实际有效汇率仍远低于需要改变加拿大央行政策前景的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