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ving the compass


 业内认为,目前全球 疫情仍未完全受控, 经济复苏很不平衡,部分低收入、脆弱 经济体面临经济放缓、 流动性压力等,IMF 特别提款权政策越早落地越好。


    “一旦这些脆弱经济体国际 储备枯竭或流动性风险暴露,可以用特别提款权‘置换’必需的币种流动性,有助于缓解这些脆弱经济体的流动性问题,从而促进全球经济复苏。


  ”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告诉上海证券报记者。


    2015年11月30日,IMF宣布将 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 货币 篮子,与美元、欧元(1.1955,0. 0006,0.05%)、日元和英镑(1.3756,0.0006,0.04%)共同构成新的货币篮子。


  2016年10月1日,人民币正式加入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


    DailyFX中文网高级分析师樊秀峰告诉记者,人民币在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里占10.92%的权重,增发6500亿美元特别提款权的方案相当于人民币在国际储备中增加了价值约710亿美元的人民币储备,利好人民币国际化发展。


    除了增发6500亿美元特别提款权外,IMF近期还批准减免多个国家 2021年4至10月期的债务。


  此外,IMF支持将二十国集团“暂停债务偿付倡议”(DSSI)进一步延长至2021年12月底。


   4月初 印度央行表示,如果有需要,将尽可能实施宽松的货币政策,尽力保证金融系统的流动性充足。


    “此番表态令不少海外投资机构感到吃惊。


  ” 赵诚表示,这意味着印度央行无视通胀压力升温、 卢比兑美元汇率大幅下跌、 资本 外流 加剧等风险,一味顺从政府意愿——竭尽全力优先促进经济复苏 增长


    这背后,是印度央行“投鼠忌器”——一旦疫情持续恶化导致印度经济大幅衰退,势必激发银行业坏账率飙涨,对金融市场稳定构成巨大冲击,即便印度央行努力遏制资本外流与扞卫卢比汇率稳定也无济于事。


    在他看来,印度央行的“豪赌”能否见效,却是未知数。


    4月27日,印度央行发布最新的月度公告称,日益严峻的疫情可能会破坏印度国内供应链并带来通货膨胀隐患。


    “这意味着疫情恶化正令印度经济陷入低增长高通胀的最坏状况,越来越多国际投机资本更有底气押注印度卢比大幅贬值与股市大跌,由此带来的金融市场系统性风险爆发概率,将大大高于印度银行业坏账激增。


  ”赵诚指出。


  目前印度CPI增速正不断逼近印度央行设定的6%容忍度上限,令他们更有底气沽空卢比大幅贬值。


    此前,在4月初印度央行无视卢比大跌与资本外流压力加剧,仍然维持基准 利率不变后,印度卢比兑美元汇率一度创下过去20个月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


  因为投机资本“笃定”印度央行为了优先解决政府高度关切的经济复苏增长问题,不大会采取干预动作。


    在赵诚看来,如今印度要有效摆脱银行业坏账危机、资本外流加剧、卢比汇率大跌等风险,最有效的办法是果断采取严格防疫措施阻断疫情恶化趋势。


    “印度政府是否愿以牺牲经济复苏增长为代价而采取极其严格的防疫措施,同样是未知数。


  因为这会令整个国家陷入更大的风险——若极其严格的防疫措施仍无力遏制疫情恶化,加之经济遭遇更大幅度衰退,一场金融海啸将很快接踵而至。


  ”他直言。


  周三( 6月2日)亚洲时段,现货 黄金小幅下跌,交投于1898附近。


  周二( 6月1日金价下跌0.33%,强劲的美国制造业 数据和美元走强削弱了黄金吸引力,另外,美联储的超量宽政策令联邦 基金利率再度下滑,另一方面逆回购需求大幅提升,这都暗示美联储可能在管理利率和债券购买两方面做文章,这对金价极为不利。


  不过,SPDR持仓的不断上升成为金价上涨的有力支撑,美联储在一段时间内应该仍会维持目前的政策。


   日内关注澳大利亚第一季度GDP和 德国4月实际零售销售。


  6月2日黄金ETFs数据显示,截止6月1日全球最大的黄金ETF-SPDRGoldTrust的黄金持仓量1045.83吨,较上一交易日增加2.62吨。


  德国商银分析师CatenFritsch援引数据称,黄金5月的涨势也伴随ETF的强劲购买,5月份总共购入49吨。


  这是自1月以来首月 净流入,也是2020年9月以来最大单月净流入。


  有鉴于未来几个月预期的高通胀,以及因而导致明显的实际负利率,ETF投资者的需求应该仍会保持高位,从而有利黄金。